全文檢索
首頁 > 廉政文化 > 首頁

廉不言貧官之德


2019-06-14 16:56 作者:中國紀檢監察報 

  清貧,不僅是做人的一種方式,更是做人的一種境界。清貧二字,關鍵在清。惟有心清如水,意淡如云,才能在貪和廉之間做出正確選擇,珍惜生命中那份純樸的本色,這既是做人之要,也是做官之德。廉,立國之要;清,為政之根。仰望中華民族的歷史星空,廉不言貧、勤不言苦的清官良吏群星璀璨。近讀《國語·晉語》,其中有個“叔向賀貧”的故事發人深思。

    春秋時期,晉國有位名叫叔向的大夫,他以正直和才識見稱于世。有一天,叔向去見韓宣子,韓宣子正為自己貧困而憂愁,叔向反而祝賀他。韓宣子說:“我韓起(韓宣子名韓起)只有正卿的虛名,卻沒有正卿的財產,無法和卿大夫們交際往來,我正因此發愁,而你卻祝賀我,這是什么緣故呢?”

    于是,叔向便向韓宣子列舉了欒武子和郤昭子的例子,說道:“從前欒武子沒有百頃的田產,家里置備不齊祭祀的禮器,可是他能弘揚美德,遵循法制,使名聲傳播到各諸侯國,諸侯親近他,戎、狄也歸附他,依靠這點治理好了晉國,執行法令沒有弊病,所以避免了災難。那位郤昭子,他的財富抵得上晉國王室的一半,他的家族在三軍將帥中占了一半,依仗著他的財富和國君的寵榮,在晉國驕橫跋扈。可結果他自己被殺,他的宗族也在絳城被滅絕,沒有誰來同情他們,就是因為沒有德行啊。如今你像欒武子那樣清貧,我認為你就能建立欒武子那樣的德業,所以向你道賀。如果你不去憂慮自己不能立德,而只為財物不足而發愁,我恐怕吊唁還來不及,又有什么可以祝賀的呢?”

    韓宣子聽了叔向的話,下拜叩頭說:“感謝您的教導。”

    叔向的“人應憂德之不建,不應憂貨之不足”,反映了一位賢者的智慧,他的“可賀”與“可憂”,確如孔子所說的,具有古人耿直的遺風。其實,人生在世,應該持守一顆“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”的平常心,思想上的安貧固窮,德行上的清正如水,操守上的知止有定,任何時候都不能更易。特別是從政之人,既然頭戴官帽,就應該知道責任的分量,豈能又想錢鼓腰包。只有清白當官,干凈做事,才能真正體現人生的價值。

    中國古代歷史上,夙夜在公、廉不言貧的清官屢見不鮮:

    春秋時的孫叔敖雖貴為楚國令尹,功勛卓著,但一生清廉簡樸,多次堅辭楚王賞賜,家無積蓄,臨終時連棺槨也沒有,他去世后,兒子窮困仍靠打柴度日。

    東漢的孔奮清節自守,曾在富裕之縣姑臧任職四年,“躬率妻子,同甘菜茹”,財產一點也沒有增加,被人譏為“身處脂膏,不能以自潤,徒益苦辛耳”。他離任時沒有資財,單車上路,被百姓“追送數百里”。

    東晉的吳隱之亦身居高位,但所得俸祿賞賜全都分給親戚族人,妻子兒女不沾寸祿,家境貧寒如同窮苦百姓。

    北朝的袁聿修歷北魏、東魏、北齊、北周、隋五個朝代,為官五十多年以清貧為本,連一份薄禮也沒有收過,被人們稱為“五代清郎”。

    明代的海瑞居官剛正,持己清苦,任淳安知縣時,穿布袍,吃粗飯,讓老仆人種菜自給。海瑞去世時,眾人湊錢替他收殮,哭著祭奠的人百里不斷。

    清代的于成龍身居封疆之位,依然是“布衣蔬食,半茹糠秕”,“日食粗糲一盂,粥糜一匙,侑以青菜,終年不知肉味”,因之被百姓稱呼為“于青菜”。

    古有名言:“夫人有義者,雖貧能自樂也。”一個人如果能像古代先賢這樣將甘守清貧的意識自覺付諸行動,那么物質和精神就在自己的心中實現了協調統一,就能夠思想充實而健康,心靈開放而自由,在簡樸的生活中獲得真真切切的幸福感覺。

    要真正做到臣心如水,廉不言貧,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既要自己志存高遠,立德力行,又與家庭環境、社會環境緊緊聯系在一起。唐代的崔玄暐能夠做到為官清正,就與母親盧氏的諄諄家教密切相關。據《舊唐書·崔玄暐傳》記載,崔玄暐年輕時頗有學問操行,初入仕途時,母親盧氏曾告誡他:“我聽姨兄屯田郎中辛玄馭說:兒子做官,有人來說他貧困不能生存,這是好消息。如果聽說他財物充足,穿輕裘騎肥馬,這是壞消息。我常常敬重這話,認為是正確的議論。我常看見表親中做官的,把許多錢物交給父母,父母只知道喜悅,始終不問這些錢物是從什么地方得來的。如果確實是俸祿的節余,倒也是件好事。如果是用不合理的手段得到的,這與盜賊又有什么區別呢?自己能不問心有愧嗎?孟母不接受像魚鲊這樣小的饋贈,大概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吧。你今天坐吃俸祿,得到的榮幸已經很多,如果不能忠誠清廉,怎能在世上站得住腳?孔子說即使每天宰殺三牲來奉養父母,仍然是不孝順的;又說父母只為兒女的過失擔憂。你要特別注意修身潔己,不要辜負了我的一片心意。”母親盧氏這番“寧公而貧,不私而富”的教誨,使崔玄暐從為官之初就懂得了“富于錢財不如富于節操,官位之高不如品德之高”的道理。

    做官與發財,自古兩條道。明代名臣楊繼盛為此曾有感而發,詩曰:“飲酒看書四十年,烏紗頭上即青天。男兒欲畫凌煙閣,第一功名不愛錢。”其實,人世間,做人也好,做官也罷,最寶貴的資源,無關金錢與地位,而是冰壺玉尺的人格、浩然一身的正氣,這不經過自己畢生的苦心修煉,能夠真正地具備嗎?(史世海)

 

安徽紀檢

新聞熱點

163彩票pk10